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神马小说网 - 你最喜欢的小说网站 > 历史 > 大明1937 > 第70集 开心做出戏 大结局

大明1937 第70集 开心做出戏 大结局

作者:我是猫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6-20 19:37:35 来源:笔趣阁

第70集开心做出戏(大结局)

1940年12月末的一个黄昏,长江上寒风凛冽。正是枯水期,江水的水位很低,在寒风的抽打下懒洋洋地向东北流着,水面褶皱很密集,一阵又一阵。远处的南京长江大桥已经在动工了,巨大的混凝土桥墩矗立在江中,上面架着滑轮、钢索,还有脚手架,工人们熟练地爬上爬下,干着活儿。

向小强裹在厚厚的大衣里,坐在江心,凝视着一千多米外的景象,发呆,出神。

此刻,他身子下面就是锈迹斑斑的“蚱蜢号”。这艘袖珍潜艇还是这么矗立着,半陷在沙洲里,在江心“一个人”孤零零地呆了五年。风吹雨淋,锈迹斑斑。大部分时间,它都是泡在水里,只露出指挥塔和艇身最顶端的一小部分。到了冬天,水位下降,它就几乎全露了出来。

开始的时候,因为下游长江还是明清对峙的军事屏障,基本上没有商业通航。而且蚱蜢号搁浅的地方刚好是江心,是明清双方的分界线,所以也并不对双方造成什么影响,所以就由着这艘小潜艇竖在那里。而到了后来北伐后,长江完全在明方控制中了。这时候长江的航运作用开始发挥,就有人提出应该把这艘沉船拆除,以免给航运造成危险。

但水文专家建议保留,因为蚱蜢号并不是“沉船”,并不是像暗礁一样沉在水下,而是搁浅在水面之上的,反而起到了“灯塔”的作用。即使把潜艇拆除,潜艇下面的暗沙州是拆除不掉的。那么有这么一艘潜艇杵在上面,反而是一个明显的警示标志,能让航船知道这儿有浅滩,可以远远的就避开。

长江舰队的机械师拆走了艇上的武器和剩余鱼雷后,航运安全机构就完全把蚱蜢号当作“灯塔”来使了,把它的潜望镜高高地升了起来,在潜望镜顶端装上警示灯,一到晚上就一闪一闪地发出红光,警告航船不要过来。

但是到了第四年,蚱蜢号开始快速下陷,半年就陷下去了一米多。这样发展下去,要不了一年,蚱蜢号就会在丰水期处于水面之下,成为可怕的“暗礁”。因此,必须把它拆除了。

秀秀消息灵通,最先听说这个消息,竟是颇为伤感。她告诉向小强后,向小强也是不胜唏嘘。对他来说,蚱蜢号就像是一个媒人,因为它,他才认识了秋湫、秀秀,才开始了他来到这个时空的一系列冒险,才认识了朱佑榕、郑玉璁、十四格格……

向小强在这个时空已经生活了五年,期间历经了数不清的波澜,数不清的大风大浪。而在普通人的生活里,任何一件事都是一辈子也经历不到的。这一切,都是由这艘小小的、受伤的潜艇而开始。

向小强这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在这五年中,从来没有再次来看过它一眼。自己没有,秋湫和秀秀也没有。自己也好、自己的老婆们也好,大家都只顾着经历那些精彩的大风大浪,享受着爱情和幸福,竟然连提都没提过蚱蜢号,就把它这么晾在这里。

现在,它就要被拖到造船厂里拆掉卖废铁了,就要永远从哪个地方消失了。向小强才猛然觉得,确实有必要故地重游,至少多看它一眼,送它最后一程。

向小强一个人坐在指挥塔上,靠着潜望镜,手扶着栏杆,感受着上面粗糙的铁锈……突然,他发现了栏杆下面、指挥塔的内壁上有几个字。

他小心地把身子挪过去,凑上前去看。字迹明显已经留了很长时间了,已经被锈迹遮住了。向小强掏出手帕,用力揩了两下,让下面的字迹显露出来。他借着落日的余辉,吃力地读了出来:

“王家俊——杨秀梅到此一游。”

不会吧?!

向小强接着寻找,又找到了好几处刻字:

“李仲平——苏小玉,在此立誓,永结同心,日月可鉴。”

“xxx——xxx,白头偕老,永不相背。”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念着这一处处刻在钢板上的歪歪扭扭的字,向小强不禁感动了。

——自己以为孤零零的蚱蜢号,这几年来竟不是完全孤独的,它竟然成了年轻男女们的爱情圣地!无论是热恋的情人,还是私奔的小两口,都会租一叶小舟,来到这江心沙洲上的蚱蜢号,相携坐在这里,像向小强现在这样,望着天边的落日,相互道出山盟海誓,并用小刀将爱情誓言刻在锈迹斑斑的钢板上……

蚱蜢号的传奇故事、蚱蜢号引出的传奇爱情,已经深入大明年轻人的心。这艘潜艇虽然经过几年风吹雨打,早已经锈迹斑斑、残破不堪,但在很多年轻男女的心中,早已经披上了一层浪漫的绯红色……

而这个故事中的主角——自己,这五年中却把它忘得干干净净了!

想到这里,向小强坐不住了。他扶着栏杆,小心地站起来——脚下的艇身跟着微微摇晃起来,脚下的钢板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向小强开始打量着这个指挥塔,看有什么可以拆下的东西。他准备从蚱蜢号上拆走一两件东西,当作纪念品,当作传家宝,永远地流传下去。

潜望镜?似乎不错,自己落进水里后,就是抱住这根潜望镜才活下来的。也可以说,这根潜望镜是自己来到大明后,摸到的第一样东西。

但是……太大了,太长了。整根潜望镜足有十几米长,别说难以拿回去,就算拆,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拆下来。而向小强只想选一个好拆、好拿,同时又有一定意义的东西。

要不然,就把潜望镜下面的手柄拆走吧!当时,秋湫就是握着这对手柄,指挥着潜艇,带着自己,躲避清军驱逐舰的。——不过,不知道怎么能钻到里面去。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灌满了水。要有水的话,这么几年,恐怕什么都锈完了。

或者,也可以把蚱蜢号的螺旋桨拆回去。这艘袖珍潜艇的螺旋桨不会太大,又是铜制的,拿回去擦得亮晶晶的,再装个木质底座,摆在客厅里的地上,作为家族纪念品,也非常漂亮。

再不然,还可以把指挥塔上,喷涂着“蚱蜢号”标志的那块钢板切下来,带回去。不为别的,就为了上面“蚱蜢号”这三个字。

“王爷!王爷!”

远处隐约传来了马达声,夹着秀秀的呼喊。向小强转头看去,一条小快艇正在江面上划着圈,快速往这边靠近。秀秀亲自开着船,朝自己挥手。

向小强也向她挥挥手。他们是一起来的,乘坐小快艇登上蚱蜢号,一起缅怀了一阵子。明天船厂就要来拖了,秀秀很是伤感,坐在蚱蜢号上很是哭了一阵。本来秋湫也想来的,但是有宝宝需要照顾,没法像秀秀那样自由了。秀秀现在虽然也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但肚子还没起来,仍然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刚才无线电里传来呼号,保安队那边事情需要秀秀去处理,向小强想在蚱蜢号上再呆一会儿,就让秀秀先回去了,回头过来接他。现在,秀秀回来了。

向小强知道秀秀是来接自己回家的。现在太阳快落山了,很快江面上就黑下来,就不太好开船了。向小强扶着栏杆,准备下到甲板上,然后上船。

没想到秀秀驾快艇靠过来后,并没有喊他回家的意思,而是把缆绳扔过去。向小强接过缆绳,栓在了潜艇栏杆上,然后伸出手臂,帮秀秀跳了上来。秀秀爬上指挥塔,没有说话,只是和向小强肩并肩地站着,吹着江风,失神地凝视着这艘小潜艇。

向小强心中又是一阵感动,伸手把秀秀揽在怀里,指着钢板上的那些刻字给她看。秀秀掏出手绢,捂着嘴,一边看一边流泪。向小强紧紧地搂着她,陪她一起看,仿佛那每一句话都是他们刻上去的,仿佛每一对名字都是他们的名字。

“王爷,”秀秀哽咽着说道,“我们带点蚱蜢号的碎片回去吧。……就算做个纪念。”

秀秀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向小强很是感动,点点头:

“那肯定的。”

秀秀流着泪,过了好半天,才又哽咽着说道:

“那……我们拆什么地方的……”

向小强心中一阵热血上涌,脱口而出道:

“全部!”

秀秀吃了一惊,抬起头来望着他:

“王……王爷?您是说……”

向小强被自己突然出现的想法折服了,他兴奋起来,大声说道:

“对,没错!我全要!让造船厂去别的地方收废铁吧!蚱蜢号不能给它!就说这艘艇,寡人收藏了!”

秀秀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盯着向小强:

“王……王爷!”

“秀秀记下来,”向小强大手一挥,大大咧咧地说道,“回去后让长江舰队给那个什么造船厂说一声,明天照旧来拖船,到他们船坞里给翻修好,然后开个价,派人来取支票。妈的多少钱我都给。……哼,一艘小破艇,谅他们也不敢敲寡人的竹杠。”

秀秀擦着惊喜的泪花,一下扑到向小强的怀里,掂起脚尖,用力的吻了他一下。

“王爷……”她在向小强怀中,幸福地呢喃着,“您知道,秋湫会多高兴啊……我来的时候,她拜托我替她跟蚱蜢号多说几句话的……呵呵,以后,她可以天天来跟蚱蜢号说话了。只怕她又不来了。……不过,王爷,蚱蜢号翻修好后,我们把它安置在哪里呢?”

向小强抚摸着秀秀的头发,一边想一边说道:

“嗯,这个好办。在长江边买个私人码头,或者选块地方买下来,建个码头,那就是我们家的私人码头了。今后我们家的游艇啊、水上飞机啊什么的,都可以停在那里,蚱蜢号也就停在那里。今后我们有兴致了,就开着蚱蜢号畅游长江,还可以开着它东进大海……风平浪静的时候我们就在甲板上钓鱼,有大风浪的时候我们就下潜,到大海里潜水玩,上面12级台风也不怕,其他的游艇谁也比不了……哈哈,岂不是很爽!”

秀秀也被他蛊惑得心旷神怡。她和秋湫在长江舰队的时候,整天就是在江面上“偷鸡摸狗”,还不曾到大海上去遨游呢。也就是在海军大学校的时候,曾经在远洋潜艇上短期见习过。但那是什么情境?怎么能和身为女主人、驾驶着一艘属于自己家的潜艇、随心所欲地遨游相比?

正在两人相拥“畅想”的时候,远处又传来马达声。两人转头一看,只见一艘稍大些的游艇正在靠近。游艇的外形很熟,甚至都不用看旗帜,两人都马上认出来,这是延平王郑恭寅的私人游艇。

秀秀举起望远镜,一眼就看到游艇的上层甲板上,秋湫正站在那里亲手操舵,兴致勃勃的样子,歪戴着羊绒小帽,秀发在风中飘动。后边是郑玉璁,也是兴致勃勃的,怀里抱着个东西,不住地低头看着,喜欢的不得了。

秀秀笑了,秋湫到底忍不住,自己也来了。恐怕还是璁璁撺掇她来的。这不,璁璁把她老爸的游艇都“偷”出来了。

而且秋湫还放不下宝宝,走到哪里都把宝宝带着。这小宝宝是个女儿,长得跟秋湫一样可爱,大家都喜欢的不得了,只要秋湫一撒手,大家就都抢着抱,好像都是自己亲生的一样。当时向小强为了女儿的名字冥思苦想,怎么也想不出合适的。秋湫和他肚里的墨水都不算多,取名字都不擅长。而秋老虎更是别提了,想的名字都是“翠花”、“如花”之类的。别说向小强,秋湫打死都不让用。

向小强知道,岳母尚小君是个一肚子墨水的,当年的东林第一才女,开了半辈子书院的,现在又是议员,取个名字一定手到擒来。可是又觉得她是秀秀的母亲,给秋湫的女儿取名字,怎么都显得有些不太合适——她算孩子的什么人?算秋湫的什么人?尚小君好像心里也有数,也不吭声。

最后,还是有一次朱佑榕来抱孩子玩的时候,秋湫央求她为女儿取个名字。这也点醒了向小强。他知道朱佑榕自小饱肚诗书,受过最严格、最优良的教育,也是一位才女。而且于公她是女皇,于私她是孩子的“姨娘”,她来给孩子取名字,怎么都天经地义。朱佑榕非常喜欢这个孩子,也没磨叽,大大方方地写了两个字:灵溪。

她解释说,这是根据孩子母亲的名字而取的。秋湫,“湫”这个字是古意中的“水”,一般是指山中的水潭、瀑布、溪流之类、充满灵秀之气的“活水”。大老粗秋老虎当然取不出这个字,这是秋湫已故的母亲为秋湫取的。朱佑榕很喜欢秋湫的这个名字,曾经吟出“灵溪”这两个字,打算送给秋湫作为她的表字。但是现在秋湫的女儿需要名字,那么不妨把这两个字送给女儿。秋湫听了,当然也更乐意,对朱佑榕感激有加。

游艇减速,慢慢地靠过来,游艇上的水手、卫兵七手八脚地下锚,然后把缆绳扔过去。秀秀开着小快艇靠上游艇,把秋湫、郑玉璁和小灵溪都接上了蚱蜢号。一家人挤在略微倾斜的指挥塔上,几个大人护着襁褓中的小灵溪,为她形成一道挡风的屏障。

向小强埋怨道:

“哎呀,你们怎么把小溪也抱来了?江上这么冷的风,孩子那么小,回头吹病了怎么办。”

秋湫笑道:

“我想啊,蚱蜢号明天就要拆了,我实在想来看最后一眼啊!跟它说说话。璁璁说应该让小溪也来看这最后一眼,看看他爸妈当初见第一面的地方。看不懂归看不懂,起码将来我们能跟她说她看过了。没遗憾了。嘿嘿。”

向小强摇着头,用手指头一下下地指点着郑玉璁,埋怨道:

“唉,小璁璁,你呀你,你呀你,你呀你呀你呀你……都没法说你。”

然后又对秋湫抱怨道:

“孩子这么小,就抱她来看潜艇,你这是拿潜艇当早教啊!小心回头女儿长大了也跟她妈妈一样,不愿嫁人,跑到海大去念潜艇兵……”

秋湫一愣,立刻笑道:

“敢!看我打不死她!”

几人哄笑起来。

秀秀爱怜地摸摸小灵溪的小粉颊,突然抬头笑道:

“怎么,辽阳姐姐没过来?”

向小强目光一瞥,飞快地捕捉到了她笑容的那一丝邪恶。秋湫可没看出来,郑玉璁看出来了,不过她没挑明,只是嘻嘻笑道:

“我表姐跟辽阳姐,那可是两尊大神,轻易不出山的。特别是我表姐啊,一出来就要摆銮驾,你说她怎么出来。”

秀秀也不借着蚱蜢号损十四格格了。她很开心地对秋湫宣布道:

“秋湫你知道吗,蚱蜢号不拆了!王爷准备把蚱蜢号买下来修好,然后在江边买个私人码头,今后蚱蜢号就是我们家的游艇了!”

秋湫愣了一下,随即欢呼起来,一下扑在向小强的怀里,狂吻起来。

落日的余辉下,游艇拖拽着小快艇,载着一家人,朝着江边的码头驶去。向小强坐在甲板上的椅子里,望着渐渐远去的蚱蜢号,怀里抱着女儿,身边站着老婆,心中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是啊!自己当初的“回明”,所求的不就是这样吗?娶一大堆的老婆,混到尊贵的地位,赚到花不完的钱……所不同的是,当初只奢望能这样快活五年,而现在阴差阳错,竟然在这边的时空赚到了一辈子!能够陪着自己的这些红粉知己们,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步!

得此人生,夫复何求?

向小强突然心血来潮,模仿着周星驰版《鹿鼎记》中那破锣般的大嗓门,放声大唱道:

“是对,是错皆不怪你!笑声,歌声传我段情!

管不了是是非非,那恩恩怨怨啥把戏!

做人管不了这许多,不过是一出戏!

让我们找开心快活心!让我们寻开心快乐心!

快乐的人生一起是游戏,快乐的人生是我和你!

笑一声醉醒之言,难得糊涂,开心做一出戏!

是正,是邪不处理!要爱,要金随便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